天龙sf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天龙sf

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,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4768874640
  • 博文数量: 60182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1-22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,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。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。

文章存档

2015年(32169)

2014年(97320)

2013年(25012)

2012年(16244)

订阅

分类: 天龙八部3d

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,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。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,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。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。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。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。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,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,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,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。

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,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。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,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。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。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。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。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,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,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在吃一惊,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萧峰微微笑道:“我说萧某当你是好朋友,让你平安回家!”红袍人从鬼门关转了过来,自是喜不自胜,问道:“你真放我回去?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何用意?我回去将赎多再加十倍,送来给你。”萧峰怫然道:“我当你是朋友,你如何不当我是朋友?萧峰是堂堂汉子,岂贪身外的财物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,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红袍人道:“是,是!”掷下兵刃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俯首下拜,说道:“多谢恩公饶命。”萧峰跪下还礼,说道:“萧峰不杀朋友,也不敢受朋友跪拜。倘若是奴隶之辈,萧某受得他的跪拜,也就不肯饶他性命。”红袍人更加喜欢,站起身来,说道:“萧英雄,你口口声声当我是朋友,我就跟你结义为兄弟,如何?”萧峰头道:“不是!萧某生平敬重的是英雄,爱惜的是好汉。你武功虽不如我,却是大大的英雄好汉,萧某交了你这个朋友!你回自族去吧。”。

阅读(12824) | 评论(96584) | 转发(84845) |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王雪2019-11-22

雷雪莹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

萧峰听他自报道号,心道:“摘星子!好大的口气!瞧他适才飘行而来的身法,轻功早然甚佳,却也胜不过大理国的巴天石、四大恶人的云鹤。”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。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听阿紫道:“他吗?大师哥,原武人以谁为首?”那大师兄摘星子道:“人人都说‘北乔峰,南慕容’难这二人都是你姊夫么?”,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。

陈昌达11-22

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,听阿紫道:“他吗?大师哥,原武人以谁为首?”那大师兄摘星子道:“人人都说‘北乔峰,南慕容’难这二人都是你姊夫么?”。萧峰听他自报道号,心道:“摘星子!好大的口气!瞧他适才飘行而来的身法,轻功早然甚佳,却也胜不过大理国的巴天石、四大恶人的云鹤。”。

唐国强11-22

萧峰听他自报道号,心道:“摘星子!好大的口气!瞧他适才飘行而来的身法,轻功早然甚佳,却也胜不过大理国的巴天石、四大恶人的云鹤。”,听阿紫道:“他吗?大师哥,原武人以谁为首?”那大师兄摘星子道:“人人都说‘北乔峰,南慕容’难这二人都是你姊夫么?”。萧峰听他自报道号,心道:“摘星子!好大的口气!瞧他适才飘行而来的身法,轻功早然甚佳,却也胜不过大理国的巴天石、四大恶人的云鹤。”。

王思明11-22

萧峰听他自报道号,心道:“摘星子!好大的口气!瞧他适才飘行而来的身法,轻功早然甚佳,却也胜不过大理国的巴天石、四大恶人的云鹤。”,萧峰听他自报道号,心道:“摘星子!好大的口气!瞧他适才飘行而来的身法,轻功早然甚佳,却也胜不过大理国的巴天石、四大恶人的云鹤。”。萧峰听他自报道号,心道:“摘星子!好大的口气!瞧他适才飘行而来的身法,轻功早然甚佳,却也胜不过大理国的巴天石、四大恶人的云鹤。”。

王忠良11-22

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,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。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。

姚杨11-22

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,萧峰气往上冲,心道:“你这小子胡言乱语,瞧我叫你知道好歹。”。听阿紫道:“他吗?大师哥,原武人以谁为首?”那大师兄摘星子道:“人人都说‘北乔峰,南慕容’难这二人都是你姊夫么?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